精美文章赏析   News
联系我们   Contact
搜索   Search

无夏之年

2016-12-13 22:18:53      点击:

[A]

夏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不记得了。就像同样不知道,你会在哪天与我完完全全告别一样。

[B]

“看到了吗?那个就是陆?。”夏扯着唐倩云的袖子,指着篮球场上的某个方向。

唐倩云扶着栏杆,向前弓着腰,先是努力把眼睛睁得大大的,顺着夏所指的方向,然后又费劲地眯起眼睛。视线并没有因此变得清晰一点儿,依旧是几个拇指般大小的人儿在奋力舞动双臂。“哪一个啊?”

“当然是最帅的那个,他抢到球了哦。”

“可是隔这么远,什么都看不清哎。”

“是你近视的原因啦。”

“我2.0的视力好不好!”

“好棒哦,投中了。”夏没有继续回应唐倩云的意思,只是在一旁兴奋地拍手跳着。

看着身边这个和自己有着相似脸庞?女孩,唐倩云微微有些愣神儿,然后又赌气似的把头转向一边。

用常人的眼光来看,夏多少有点儿不可思议。即使是唐倩云,在第一次遇见夏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

当时也是在这个破旧的天台。唐倩云一个人趴在栏杆上吃着自己从家里带来的便当。

她还记得那时自己只是在嚼着无味的白饭,胡萝卜炒肉晾在一边。唐倩云不喜欢吃胡萝卜,因为妈妈炒胡萝卜的时候总喜欢放很多油,到了下午凉掉之后就难以下咽。机械地咀嚼让唐倩云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这时候旁边走过来一个女孩,默不做声地在唐倩云身边坐下。女孩打开饭盒,里面是?小的一碗白饭,接着又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巧克力,就着巧克力吃了起来。因为这实在有违常识,于是唐倩云惊讶地盯着女孩的侧脸。那女孩察觉到她诧异的目光,抬起头来朝唐倩云笑笑,“白饭好没劲哦,要不要尝一下?”

当光线向带有温度的谷色过渡,梧桐树逐渐变得茂盛的时候,唐倩云和夏已经成了好朋友。

可是至于夏完整的名字叫什么,唐倩云也不太清楚。夏只告诉她,自己叫做“夏”。而唐倩云自己也没有去追问过。

甚至,夏在哪个年级、她具体的班级,这些唐倩云也完全不知道。即便这样,唐倩云依然觉得自己会认识夏,是理溜当然的事情。

就像某天当自己被窗外的蝉声吵醒,睁开眼,季节已经悄然过渡到夏天。

[C]

明明是活跃分子,名字却那么安静。球场、走廊、体育馆,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双肩包只背一根肩带,嬉笑追打,张扬肆意。

“不知道,我都没有近距离接触过陆然,他长什么样子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就是喜欢。”在问到夏为什么会喜欢陆然的时候,得到这样无法再回应的答案。

转过头,风把树叶吹得哗哗响。这个城市的一年四季中最好看的季节是夏天。一棵连一棵的梧桐树是覆盖在城市上空碧绿的海,逐渐喧嚣起来的蝉声是起伏不定的潮。

只是唐倩云一直不明白,既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陆然,那夏又为什么每天都会跑到这个天台去看那根本怎么都看不清楚的球赛,并且风雨无阻。类似的疑问还有,为什么像夏这种古灵精怪的女孩在恋情上执迷却又胆小匆忙?

“做什么哦,我等了好久。”唐倩云看着朝自己跑来的夏,撇撇嘴。“小云,你看这个。”夏没有回应她,而是像炫耀一般摊开手心。“什么啊,纸条而已?。”一张皱巴巴的纸条平静地躺在夏的手掌上。

“是他的准考证!我们在同一个考场考试,考完他就走了。交卷后我偷偷撕下来的。”

“你连这个都保留着哦。”

“没办法啊,我都没和他讲过话。”夏把纸条小心翼翼地折好,放进口袋里,“小云,要不你帮我问问?”

“啊……问什么?”

“当然是陆然啊,哎,你帮我问问他有没有女朋友。”

“不要,你自己干吗不去啊。”

“因为我只认识你一个人啊。”夏摇着唐倩云的胳膊,露出俏皮的笑容,“帮帮忙啦。”

“那……好吧。”

[D]

夏天的某节体育课。做完体育老师规定的练习之后,男生们都跑去打球,女生们都回了教室,也有个别不惧被紫外线晒黑站在球场旁边花痴相地呐喊加油的。

唐倩云则照例拿了一本书,塞着耳机躲到操场旁边的树荫下。没人会想起她,如同人们通常不会留意自己的影子。

感觉有双手在自己眼前晃了晃。唐倩云抬起头来。

陆然站在阳光能触及的边缘,光与影的交界处。他身后是逐渐变得隐约的蝉声,以及整个明晃晃的夏天。

拔下耳机,那些漏掉的声音又重新聚集起来,贴近耳朵。

“同学,这里有人么?”陆然指了指唐?云旁边的矿泉水瓶。

“没有啊。”唐倩云慌忙拿起水瓶。

“噢。”他走到旁边坐下来,扯着领口来回扇动。唐倩云微微往右挪了一点儿,背脊隔着薄薄的衣物感到椅背上一点点新的冰凉。

“嗯……我这里有水,给你。”唐倩云迟疑地拿起旁边的矿泉水伸到他面前,然后舔舔嘴唇,半天才咬出几个字,“没喝过的。你喜欢的薄荷味。”

“嗯?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薄荷味?”

“啊……我只是随便说说,呵呵。”

“是不是哦,这么准。”陆然朝她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然后拧开瓶盖像小牛犊一样咕嘟咕嘟灌下去。

?名字是陆然,高二年级六班。篮球队,水瓶座,恋白癖,喜欢薄荷味矿泉水……

唐倩云看着面前的这个男生寻思,这些关于他的零星琐碎,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记得那么清楚的呢?是夏告诉自己的么?又好像不是,它们仿佛很久以前就一直存在于自己的脑海里。

“陆然,快点儿。”那边一个看不清楚样子的男生朝这边招手。

“知道啦!”他用手背抹了下嘴巴,站起身有点儿无奈地耸了耸肩膀,“那我先走啦。”

“嗯……啊,请等一等。”唐倩云像是想起了什么,抬起头,“你……有没有女朋友?”

“哎?”男生惊讶地?起眉毛。

“夏让我问你有没有女朋友。”尽管把身子挺得笔直,语气里依然能够觉察出一丝颤音。

而时间像是忘记了什么似的,停顿半拍,然后继续往前过渡。

[E]

“小云,你闭上眼睛。”

“干吗啊……”

“你先闭上眼睛再说啦。”

“你先说啊。”

“好吧,如果你每次闭上眼睛都看到同一个人,那么那个人就是你心里的另一半哟。”夏神秘兮兮地扯着唐倩云的手臂,“说完了。该你闭眼了。”

“哈哈,好无聊哦,我才不……”唐倩云话还没说完,就被夏伸过来的手给捂住了眼睛。唐倩云一下子定在原地。

“哼哼,你脸上的表情告诉我有情况。快说,是——谁?”

“好啦,不要闹了。”唐倩云面上有点儿愠色,快步朝楼梯走去。

刚才闭上眼睛看到的影像却还一直留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他向自己走来,身后操场上的男生女生,三三两两,在画面里模糊虚化成蓝蓝白白的影子。

唯一清晰的是他不加修饰的笑容,带有夏天的温度,仿佛漫延到手臂的蛋筒色的光。

[F]

“唐倩云?”

昏昏沉沉的地铁里,唐倩云把书包抱在胸前垂头打着瞌睡。断断续续的睡眠让梦境也变得支离破碎。突然冒出陌生的声音让她不由得猛地直起身子。

睁开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陆然坐在自己旁边。

“你、你知道我的名字?”

陆然指了指唐倩云胸前的走读证,狭长的笑眼往上形成一个轻微的弧度。

“原来是这个啊。”唐倩云把走读证翻起来看了一眼,上面的自己梳着短短的刘海儿,因为是证件照,所以表情也显得有点儿呆?。

唐倩云抬起头,看着分别用红色和绿色的圆点儿标示已经过去和尚未到达的站点的电子报站牌。那上面距离“莘庄”的红点儿在逐渐增加,仿佛是一连串的省略号。可是直到现在自己依旧说不出什么,于是只好又抿着嘴,低下头来。

“下一站‘莘庄’,请要下车的旅客作好准备,从左边车门下车。”

“啊,差点儿忘记了。”唐倩云像是想起了什么,抬起头慌慌忙忙地打开书包翻找着,“在哪里呢?明明是放在这里面的呀。怎么会找不到!”

“是在找这个吗?”陆然低下头看见一个棕色的笔记本,翻开确认了一下,然后递给唐倩云。

“是的是的。”

“呵,估计你打瞌睡的时候从你包里滑出来的,还好及时发现了。”

“噢,谢……谢。”唐倩云又从笔记本的封皮里拿出一枚叠得四四方方的信,“夏让我转交给你的。”

“哎?又是夏?你还没告诉我那个夏到底是谁呢。”

“这样啊。”唐倩云把胸前的书包抱得更紧一些,垂下头来。

“她叫夏。”

“嗯,还有呢?”等了几秒,看到唐倩云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陆然问道。

“还有……”唐倩云抬起头来,皱着眉头似乎在回想,“还有……还有就没有了。”

“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吗?夏只是姓氏吧,全名叫什么呢?”

“嗯,其他的都不知道了。”唐倩云非常诚恳地点点头,“她只告诉我她叫夏。”看?唐倩云一脸无辜的样子,旁边的陆然早已瘫软成一堆线条。

“‘莘庄’到了,请旅客朋友们依次从左边车门下车。”

[G]

源自西太平洋以南的季风开始减弱并伴有衰退的趋势,纽约中央公园的蝴蝶翕动着翅膀准备酝酿一场波及亚洲以东的换季台风。

唐倩云趴在课桌上皱着眉头,脸上犯着牙疼的表情唉声叹气。

今天早上在楼梯口被陆然拦住,一本正经地说他想跟夏单独说一些事情。但是自己当时却不争气地红了脸颊,大脑空白,莫名其妙结结巴巴地答应帮陆然转告给夏。

可是,明明自己一连几天都没有遇见夏了。?细回想,最后一次与夏见面好像还是上个星期自己把信转交给陆然的那天。而在此之后,夏就好像失踪了一般,天台、走廊、操场旁的树荫、一起等车的站台,都找不到夏的影子。

所以至于后来唐倩云怎样厚着脸皮在陆然面前说出“不好意思啊,那个……我这几天联系不到夏”这样明显会让人怀疑的理由的时候,比起脸上缓缓画下粗粗的黑线条外加汗滴的唐倩云,陆然听到这样理由的时候却表现出一副“早就料到会这样”“果然不出所料”的气定神闲的表情,这无疑更加让唐倩云难堪到面部抽搐。

“果然是这样啊,那算了。”陆然看着唐倩云,摊?手做了一个可惜的动作,转过身准备离开。

“欸,我觉得……还有一个办法。”唐倩云忍不住喊出口。

“嗯?”刚抬起脚的男生,回过头。

无声的光线衬托着他,那一瞬间唐倩云好像看到陆然嘴角泛起一丝笑意,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意味。

“我们可以去天台那里,说不定可以找到夏。”

“夏她常去那里吗?”

“嗯。我就是在那里认识夏的。”

[H]

日落以后,天黑以前。

仰望此时的天空,玫瑰色的霞光一直变换到天和地平线相接的地方。云彩长长地拖着,宛如航行中的船尾留下的水痕,凝固在大气之中,仿佛某种遥远的、行将离去的事物,却不悲伤。

“小云,我们还是不要再等下去了。”在天台上等了一下午的陆然起身活动活动酸疼的关节。

“请再等一下,夏应该快来了啊。”唐倩云焦急地看着通向天台的走廊。

“其实根本没有夏这个人,对不对?”

“欸?什么?”唐倩云不解地抬起头。

“有时候我在球场上不经意抬头,会看到这个天台,每次看到的只有你一个人,并没有其他女生。”陆然脸上露出一丝狡黠,“还有,为什么夏写的信会和?天我捡到的你的笔记本里的字迹是一样的呢?”

“那个……那是因为……因为……”

因为后面就再也说不出什么来了,像是被当场拆穿的杂耍艺人,即将面临被观众嘲笑的窘迫。唐倩云紧紧抿着嘴唇,视线开始变得摇晃继而模糊不清。可是自己与夏在一起时的画面却在脑海里兀自清晰起来。

──然而所有属于夏的那部分角色都重合到唐倩云自己身上。

唐倩云一个人趴在天台上吃着已经冷掉的便当,胡萝卜拨到一边,只是嚼着无味的白饭。机械的咀嚼让她不由自主地皱起眉头。突然她想起口袋里还有一块吃剩的巧克力。“干脆把巧?力当菜吃好了。”她这样想。于是她咬一口巧克力,吃一口饭。发觉也很美味。

某次会考之后,唐倩云故意磨磨蹭蹭,等到所有人都走出考场的时候,自己才起身,迅速跑到刚才陆然坐的那个位子,小心翼翼地撕下桌角署名“陆然”的准考证紧紧地拽在手心。

某天深夜,唐倩云趴在被子里,左手拿着手电筒,右手在一张信纸上写着什么。一笔一画,以“陆然”二字开头。混浊而闷热的气息。探出头大口大口呼吸的时候,看见窗外压在地平线上的满月,突然不可赦免地流下了眼泪。

“自信”“开朗”“温和”,这些熠熠生辉的词语都可以妥?地用在陆然身上,而唐倩云自己呢?想来想去也只有“默默无闻”这个词略微好听一点儿。

因此,一直都是一个人。“唐倩云”永远都是毕业合照上那个最先被人遗忘的姓名。从来没有谁会主动想到自己,更没有人会关注自己,所以也根本不会奢望有人能喜欢自己吧。

于是唐倩云幻想出一个只有姓没有名的女孩──夏。假装喜欢陆然的是夏。而作为夏唯一的朋友的自己只是在帮夏认识陆然。这样就可以毫无顾忌地接近他,默默地待在他身边。

“其实根本就没有叫做夏的女孩。这一切都是我骗你的。”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下来,唐倩云?力抹了一下,“对不起。”

[I]

从早上刷牙开始到睡觉前摘掉隐形眼镜结束,每天不过晨会、集训、上课下课、早自习晚自习。

日子变得好像平静了许多。

下了一场不算太长的雨,气温也开始有下降的趋势。天气预报说最炎热的夏季就快要结束了。

晚上准备睡觉前,唐倩云又坐到写字台前,拿出纸笔,就着夜色写一封信。咖啡冉起的热汽中是公路右边的那排路灯顺着一道弧线延伸至看不见尽头的黑暗里。

第二天清晨,唐倩云还在极浅极浅的睡梦中。天边苏醒的第一道晨光从未知的远方跋山涉水而来,带着某种期许,漫进窗户。前一晚迷迷糊糊写下的字句依旧散乱在写字台上。光线在纸上均匀铺开,一点儿一点儿渗透到那些深深浅浅的笔画中。

“亲爱的夏,认识你的这个夏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不记得了。就像同样不知道你会在哪天同我完完全全告别一样。

“书上说人都是在一瞬间长大的。闭上眼,再睁开。这个过程中,我们被风吹开刘海儿,挺拔了腰肢,抬起了越来越骄傲的下巴。也许有一天你发现你面对喜欢的人再也不会胆小匆忙,而我也不会再去稀罕学姐的校服裙的时候,青春却早已飞过换日线。

“谢谢你在这个夏天陪着我。你灿烂的笑容、古灵精怪的表情如同这夏日的阳光,成为我那隐晦的成长岁月中最好的风景。很久以后,当我们逆着河流去追?那已经渐行渐远的年岁,会发现那个夏天我们一起走过的路,脚印不分彼此。”

[J]

“夏天就这样过完了,我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做。”唐倩云蜷坐在天台的角落,把头深深地埋进臂弯里,缩成小小的一团。

自上次被陆然拆穿,从天台上狼狈地逃走后,唐倩云好像就再也没有上来过了。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有一个叫做“夏”的女孩陪自己站在这个天台迎风眺望了。

“但是,你找到了你自己呀。”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唐倩云抬起头,笑了起来。

微?有些温热的视线里,是自己曾经无数次闭上眼睛看到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