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美文章赏析   News
联系我们   Contact
搜索   Search

装一马车的爱带你回唐朝

2016-12-14 22:19:28      点击:

李小姐,来一斤上校鸡块

当我第53次喊欢迎光临的时候,夏成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如果你想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子,那么请你想象一下一头粉红色的猪吧。

如果你真的好奇,他为什么会一副衰样,堂而皇之地来到人潮汹涌的KFC,盯着他眼前的美女猛看?那么我来告诉你,因为他得罪了这个世界上唯一漂亮的姑娘。

他吃掉了我的西瓜,扔掉了我的杂志,还对着穿跆拳道服的我吼:李漂亮,你这个大胖子,这件相扑服真适合你!

所以,他的睡衣、睡裤、T恤、袜子、外套,只要是他夏成的衣物,统统被我扔进了浴缸里泡澡。

说来我还是很仁慈,在他的床边放了一套Hello Kitty的粉红色睡衣,拿走了他的钥匙,让他在扔完垃圾后,对着紧闭的门捶胸顿足。最后,只好不得不顶着众人惊叹的目光来KFC找漂亮姑娘。

可我低估了他的智商,他在凝视我3秒后,问了句让所有人喷可乐的话,他看着柜台上的KFC老爷爷说,李小姐,来一斤上校鸡块!

我嘴角抽搐,可这头粉红色的猪看准了经理在旁边,我发不得怒。我只好装小白兔对他解释,对不起先生,上校鸡块只按盒卖不论斤卖。

夏成的眼眯成一条线,拱起猪鼻子,是吗是吗?可我们那里都这么卖的呀?

为此,那天我被经理狠狠训了半天。

别以为你和我住在一起,

你的智商就会得到提高

若要追究我为什么会和夏成这个小王八蛋住一起,我可以告诉你,当年我是如何壮志凌云地备考六级,在报名的当晚,撕下了校公告栏上夏成贴的招租广告。

一个星期后,我扔了六级字典,抱回了一堆法语资料。我看着夏成讶异的眼神非常不屑地说,这年代,讲英文的都是村姑,学日语的都是妇女,只有看法语的才是仙女!

再一个星期后,我扔了所有的法语资料,整天捧着MBA的书研究。

没等夏成看过来,我先瞪回去。只有高智商又有经济头脑的仙女才能最快成为王母娘娘,懂吗?不过,别以为你和我住在一起,你的智商就会得到提高!

是因为安堇然吧。夏成的话像一大包点着的鞭炮,在我心上噼里啪啦一阵炸开后,整个世界突然安静下来。

我一直以为谁也不会知道,我备考六级,是因为那时安堇然的女朋友是英语系的,我看法语是因为他身边的女孩换成了法语系系花,再一个星期后,红颜变成了商学院的美女。

我像一株向日葵一样跟着他的品位跑,我深信总有一天,他会注意到,他身旁有我这样一个智慧与美貌并重、勤奋又善良的漂亮姑娘。

你多长了几斤肉,胆子也变大了吗

大一刚入校时,安堇然已是D大有名的才子,话剧社社长。每年校庆晚会上的压轴话剧的剧本都是出自他的手,大多数时候还亲自出演。

走在路上,总会有女生捧着小本子上前要签名。声音糯甜,表情羞涩。

有一个女生,腻白的脸,高高扎起的马尾,站在他面前摊开手心说,你能帮我签在这里吗?

安堇然一惊,即刻抬眼,脸上绽开的笑容能迷死一头骆驼。那个女生就是我。

每次说到这里,夏成总会笑歪过去。他说,你多长了几斤肉,胆子也变大了吗?

可当我丢掉六级词典,拿起法语书,再扔掉法语资料拿起MBA教材时,分明知道,安堇然是个多情的男子。

有仇必报,锱铢必较

学校的公告栏上贴出话剧社招人的信息,我揭下榜单,以革命烈士般的决然姿态,宣布进军话剧社时,夏成倚着门哈哈笑,他说李漂亮,你拯救了整个D大,他们就缺像你这样的丫鬟。你去都不需要演技,本色演出足矣。

我鄙夷他。你这是嫉妒,得不到我就想毁灭我。你休想破坏我今天的好心情!

他突然扣住我的肩。把我抵在墙角,他的脸慢慢靠近,鼻子里的气息扑在我的脸上,他的长睫毛扑闪,蓝色的眼波流转,我的心忽地漏跳了半拍,半晌他推开我,你今天隐形眼镜的颜色很难看。

我夺门而逃。夏成你死定了,我李漂亮一向有仇必报,锱铢必较。

其实,小白不过是一条狗

舞台上。安堇然一袭浅黑色唐装,石青缎的彩绣八团花卉对襟中褂,折扇轻挥,一身儒雅淋漓尽致。举手投足间,风姿秀逸,将一位民国少爷生生演活了。

排演完,人群散去,我却依然站在舞台下没动。安堇然脱下那一袭浅黑色的唐装,收道具的工作人员早已走了,衣服没处搁他便回头喊了我。

他说,嗨,小白,他解释说,看到你一张腻白的脸,喊你小白再好不过。

可谁都知道,小白不过是蜡笔小新里的一条狗,他叫得越亲昵,越频繁,我的心就凉得越彻底,最后无端端厌恶起来。

或许,他不过是少女时代的一个梦,他适合被欣赏但不适合恋爱,就像有些菜清炒好吃,而有些红烧才够味。安堇然便是一道上等的红烧肉,人人垂涎,可我怕腻怕胖,所以还是青菜豆腐适合我,比如夏成。

装一马车的爱带你回唐朝

夏成问我,怎么就突然离开那个自己梦想了那么久的话剧社了。

我说,准备校庆大剧的时候,安堇然放弃了改编《长生殿》,选择了《茶花女》,我不想当说法语的仙女了,回到唐朝才是我现在的梦想啊。

夏成一副女人真是多变的样子看着我,如果可以,让你带三样东西回唐朝你会带什么?

我捏着下巴左思右想,带三辆马车吧。一辆装满美男,一辆装满帅哥,还有一辆装满我对他们无穷无尽的爱。

夏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时光倒回你都还改不掉花痴的习惯吗?可是你这样的女生谁愿意坐上你的车呢?把火车站说成火葬场,不知道会不会吓呆那一车美男;为了不被晒黑,就在烈日炎炎下特意穿件毛衫出门,不知道会不会吓傻那一车帅哥;每次都能又累又饿昏倒在面包前,这样应该连那车无穷无尽的爱也会吓跑吧。

他说得眉飞色舞,我听得如雷贯耳。估计他在等着我发飙。可我一点也不生气,我决定把那一车的爱都送给他好了。

其实,关于安堇然还有一件夏成不知道的事情。若不是那晚,我整理道具晚走,我便听不到安堇然对商学院的那朵花说的话,他说之所以与法语系系花在一起,只是想让她帮忙翻译那部可以让他一举成功的法国名著,让小白入话剧社,是因为谁不想要个免费的丫鬟呢?

在那一刻,我知道,这样的男人幸好我只是远观过。至于这个对我大不敬的夏成,就掳来做车夫好了,我不想做那个万众瞩目的、王子身边一个卑微的丫鬟,我现在只想和自己平凡的车夫装满一马车的爱回到唐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