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美文章赏析   News
联系我们   Contact
搜索   Search

谁的青春无试探

2016-8-16 22:53:57      点击:

朱迪的朋友大金是有名的大嘴巴,挂在嘴边的话常常是,别看谁谁平时低调其实是富二代公子啦;某某已经在校外结交了来历不明的男友啦等等。朱迪若是问她如何知道的那些信息,大金肯定以“听说”为开头,也以“听说”为结尾。

来历不明的话水分很多,朱迪就把这些“听说”当成调剂生活的作料,就着薯片咔嚓咔嚓吞进肚子里消化掉了。

不过今天貌似有一个惊人的消息在等着朱迪。中午,朱迪刚在食堂里坐下,大金就神秘兮兮地坐过来。“听说,二班的科辰喜欢你。”大金意味深长地望着朱迪,“你有消息也不透露给我,对我还这么保密。”

“科辰?谁说的呀?”朱迪被一口汤呛到了。

“是有人听见科辰说,觉得你还不错呢!”大金“嘭”的一声打开一瓶易拉罐饮料,“朱迪,你不喜欢他吗?”大金步步紧追。

被别人喜欢应该是件值得窃喜的事情,可是朱迪为什么高兴不起来呢。最后她忍不住问了一句:“那个科辰是谁呀?”

朱迪对科辰一点印象都没有。两人唯一的一次交集也许是在阶梯教室开年级会议时,朱迪习惯性地来晚了,一位坐在教室后面的男生主动把自己的书包拿了起来,给她腾空位。于是,作为感谢,朱迪把自己那杯速溶咖啡递了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咖啡起了作用,男生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趴在竖起的一本书后面睡觉,而是打开笔记本,认真记着教导主任关于模拟考试的注意事项。散会后,有几个男生拿着球过来招呼着他:“科辰,走啦。”

应该是一个认真学习且有很多朋友的男生吧!朱迪当时心里小小感叹了一下,可是仅此而已,不知道怎么就传出他喜欢自己的话。

莫非那次就是他在接近自己?朱迪想到这里心里就很紧张。

要不要向科辰问清楚,是不是他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可是真看到科辰,她又犹豫,这样会不会伤害到他呢!朱迪承认自己有点着急,她真的是怕别人误会了,因为在朱迪心里的角落里住着另外一个人,那个人要是误会了自己她不知道该怎样去解释。

朱迪没想到需要她解释的却另有其人。某天,朱迪下了课被一个小个子女生堵到了,她直接就说明来意:“你最好离科辰远点。”

朱迪纳闷地问:“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我妈妈和他妈妈是好朋友,我们很熟,你没有机会的。”女生说完气咻咻走了。

原来科辰也是有人暗恋的。

课问操,大金指着远处正在卖力喊口号的男生说:“你知道吗,听说啊,话筒王子和舞蹈团的团长正谈恋爱呢!”

远处声音洪亮的男生被女生们称做“话筒王子”。

朱迪的眼睛瞟过他,心突然像低血糖那样难受。是的,她在意的人就是话筒王子。不知道这回大金的信息从何而来,她第一次希望大金的话不是真的。

记得高一运动会上,当朱迪知道话筒王子是主播的时候,就勇敢地报名参加了800米跑,她想让自己的名字被他念出来。果然话筒王子在喇叭里有力地喊着,只是他说:“让我们给这两位并驾齐驱的同学以鼓励!”然后就是响彻全场的加油声与欢呼声,跑在后半段的朱迪知道那是第一名冲线了。

他没有看到自己不怪他,是自己没有能力让他可以看到,朱迪埋怨着自己跑得太慢了。他好听的声音给这个伤感的理由增添的都是甜蜜的元素。朱迪可不想让他听到自己与科辰的传言。

事与愿违,朱迪与大金几次在校园和那个小女生狭路相逢,小女生都是斜睨着眼睛挑衅地看着她们。

“听说,她表白失败,被拒绝了。”单调的高中生活不会缺少长了翅膀的流言飞语,身边总有人不停地报料。

“也许,科辰真的喜欢你,否则为什么会拒绝她呢!”沉默片刻后,大金突然说道。

中午,朱迪突然收到一条短信,上面写着放学后在图书馆门口的车棚里等我。“我”有可能是谁,手机号码不熟。

等到朱迪看见了班长才意外地发现原来有人在默默地关注着自己。

班长说:“朱迪我注意你很久了,你的作文写得不错,我看过,很喜欢。”

朱迪“哦”了一声,不知道他究竟要说什么,是喜欢自己还是喜欢自己的作文呢?

班长继续说:“我想问问你是不是喜欢科辰。”

“为什么要问这个?”朱迪一惊,难道他听说了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想搞清楚你喜欢谁。”班长推着车慢慢走着,继续说:“本来想高考完再告诉你,因为,最近班里的同学总是乱说话,万一哪天你听说了我和某个女生的传言,我担心你不会相信我了。”班长小心翼翼地看着她,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

天哪,在朱迪揣摩科辰是否真的说过喜欢自己的话时,另一个男生也在观察着自己,而且是好久了。

那天,班长还与朱迪交流了打算考哪个学校,对哪个专业感兴趣。朱迪惊喜地发现班长也并不是如平常那样严肃,他也有幽默坦率的一面。

原来喜欢是从坦诚地交谈开始的。朱迪的心不知道为什么就在那一刻平静了,好像飘荡了好久的小船终于看见一个港湾向自己敞开。

高三的生活开始变得忙碌,偶尔放学后,她看见了围追堵截自己的小女生坐到了话筒王子的单车上。

“听说,他和芭蕾公主本来计划高考后一起出国的,后来因为女生的爸爸破产了,他就甩了她。”大金冲着话筒王子丢过去一个白眼。

“是吗,变得好快。”朱迪倒吸了一口凉气,她宁愿不再相信这些传言,虽然有时还是为它们感到惊心与难过。无论是在传言中曾经引起她欢喜过的还是在她心中留下遗憾的,都开始在与班长的会心一笑中慢慢变得模糊了。

朱迪开始变得踏实与安静,不在意自己在其他人的传言中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了。

直到高考结束,同学告别会上,大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来,后来有人提起了说:“这下可好了,大金和科辰考到一所大学里了,难为大金为科辰这么拼命努力学习。”

“对不起,我对自己没有自信,他们都说我嘴巴大,我以为科辰喜欢的是你这样的女生,所以一再地试探着,故意说科辰喜欢你。”拿到通知书的大金在电话里将对不起说得清晰有力,“不过,我现在明白了,我是可以做得到的,朱迪,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的努力总是有人会看到的。”朱迪挂了电话微笑着,她想大金也应该是同样的表情吧!

有谁的青春没有过试探与掩饰,求证与等待。不过好在我们都走过来了,而只有拨开这些云雾,我们才能看清楚自己。